三月 @ 2013 @ 彼德的简单生活

三月 2013

阿哲

阿哲

  阿哲,曾经的学生,现在的同事和同居密友,目前我生活中出镜率最高的家伙。还记得在大学里,初见他时,感觉是江湖味特重的一学生,自然不属于热爱学习的乖娃娃,各种社交倒是少不了他,可每逢我上课时,他倒是总坐第一排,而且总与我有眼神交流,给我还算认真的印象,几年后交谈起来,他才老实交代,那时啥都没听,只是看见我看着他,他自然的猛点头,我顿时悲催。

  毕业后,我们也经常联系,因为他工作的性质,经常不在成都,所以一年也见不了几次,就是不多的几次见面也给我留下了太欢快的记忆。那是一次朋友聚会,阿哲也在,于是饭桌上我给朋友介绍我和阿哲是师生关系,哪料到朋友举杯就推向阿哲,还老师老师的恭敬的叫着,顿时我石化,阿哲也一脸无辜的看着我说,我有这么成熟吗,从此这也成为我们师生圈里的一经典笑话。阿哲就是这样一个人,开得起玩笑,打得到堆,有他的地方就有欢笑。

  毕业快四年了,阿哲一直在外面工作奔波,吃了不少苦,也很少有安定的时候,于是我建议他回成都工作,考虑再三阿哲听从了我的建议,我安排他在自己的单位上班,于是我们成了同事,以前不认真的学生现在倒是变得勤奋了,各种好学,也许他真知道现在需要的和缺少的了吧,小伙子成熟了。我现在倒是不担心他的工作了,而是他的个人问题,可千万不要学我这个老寡男人,衷心祝愿他,趁年轻、早脱单~

  BTW:他一直说他像方中信,我看来看去,想来想去,终于找到他们很像的地方——性别很像!

美食摄影师的梦想

  作为一个好吃之客,一名好摄之徒,我一直怀揣着做一位美食摄影师的梦想,在这个冬去春来、万物复苏的季节,原本以为可以大展拳脚了,可谁知,这暖春来得措手不及,阳春三月,成都这大街上已经是露胳膊露腿,白茫茫的一片,嫣然一个初夏,真是亮瞎了叔的眼,再瞅瞅自己身上那一坨坨来不及甩掉的肥肉,我真想吐血,好吧,梦想终归是梦想,我还是老老实实做一个专心减肥的胖子吧,天天吃斋饭、念佛经,戒酒、戒色、还得戒梦想~

  可是,晚上老王约了吃火锅,又是一场意志与诱惑的较量,结果不好预测啊~

快乐的孤独患者

禁锢

  最近稍有时间,我常常发呆,静静想想自己的生活,我得出一个自认为还算贴近的状态:禁锢太久,我已经成为一个快乐的孤独患者。

  到了这个而立走向不惑的年纪,结婚生子早该是生活的主旋律,我却更像个看客,看着身边的朋友一幕幕上演幸福和天伦,对于我的不负正业,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大概觉得这个世界大凡优秀的适婚女生已经是孩子他妈了吧,或是觉得真找不到一个懂我我懂的人吧,也许错过了最佳时间,于是我剩下了,于是用各种理由把自己禁锢起来,在一个人的世界,索性就这样呆着,一个人忙碌的工作,充实的生活,尽管有时略感寂寞,但终究还是快乐的,我想我是喜欢上了这样的孤独,喜欢一个人逛街看电影,喜欢一个人迷途于陌生城市的街巷,喜欢一个人倚在窗前看路人匆匆,喜欢这样的安静,似乎这个世界没有我,又好像这个世界只有我,我可以花更多时间关心楼下的流浪猫猫,看它被小狗追赶爬上树的狼狈,可以去这个城市不同的星巴克,尝尝哪家的摩卡更香浓、沙发更柔软,我甚至开始学习烹饪,把厨房整的底朝天,就为了给自己做一碗简单的小面……而这一切都让我偷偷的温暖和喜悦着,我只能对自己说,哥们儿,对不起,我爱上了孤独……

  张楚说,孤独是可耻的,而我说,我是快乐的~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