彼德

夜,公交站台

公交站
  回家的路上,看到路旁的公交站,突然想起那些深夜挤公交的日子,那时还在读书,兼职的公司很远,每天上下班都得坐一个半小时的公车,我喜欢在车上听歌看书,看匆匆忙忙的人们,看红红绿绿的霓虹,那时觉得这个城市很亲切,那时的日子也很简单,没有烦恼,甚至都没有去想过姑娘,而如今我时刻都想逃离这个城市,也许真正想逃离的是这样的生活,这些年,城市还是这个城市,公交还是那般拥挤,而我却丢了自己,不是迷茫,而是觉得无处安放自己,只想躲到这黑夜里,落到尘埃中,摸寻那来时的车辙,找回那时快乐的自己,然后扇他两耳屎:龟儿子,你这几年都去哪里了!

行走,为孤独找个出口

行走

  一个人久了,渐渐喜欢上了行走,而且是那种说走就走的旅途,也许正是一个人,少了牵绊和挂念,所以走得果断和唐突。没有攻略和计划,有的只是随心的走走停停,不去所谓景点,喜欢走进小街小巷感受那些真实的生活,看人们脸上的笑容或者皱褶,和饭店老板侃侃大山,感受言语中的温度,和偶遇的驴友煞有经验的大谈爱情,或多或少都会为类似的悲催遭遇而共鸣,然后像找到组织一样酌几杯清酒,然后借着酒力大骂那个不靠谱的前任和傻傻的自己,每每这个时候我都会觉得哥们儿我也是一治愈系的,但旅途中遇到更多的还是一对对的情侣,叔偶尔也会扮演下下灯泡的角色,而且绝对是那种高亮度高耗能的白炽灯,兴致来了我就像狗仔一样逼问人家的感情发展史,十足的八卦和三八,但结局往往只有一个,就是各种羡慕嫉妒恨,简直就是自己找抽的贱,可总是乐此不疲,也许我是在用别人的幸福温暖自己的孤独,哎,叔这把年纪了,还是只能望梅止渴,为孤独找个临时的出口。

  其实,叔常常幻想,有那么一天我也牵着我爱的妹纸,去看大海,爬高山,压马路,然后,她负责微笑,我负责拍照,想想都流口水,看来叔真的老了,老得可以告别孤独了~

彭儿的婚礼

彭儿的婚礼

  彭儿结婚了,婚礼上是满满的幸福。

  细细想想,我是有多久没有参加过婚礼了,也难怪,貌似身边的朋友大多都忙完了这事儿,还有更猛的兄弟忙着二婚……彭儿还是挺懂得起,他告诉我原本想让我给当伴郎的,但怕刺激到我,于是忍痛换了人,多好的哥们儿啊,悲剧的是,我仍旧没有能逃脱厄运,来参加婚礼的朋友像是商量好的,完全是同一节奏,先是向新人送上红包和祝福,然后齐刷刷的问我个人问题什么时候解决,瞬间我觉得彭儿这婚礼现场简直成了我的主场,阿里路亚~

  各种问候像雪花般向我袭来,也瞬间给了我这样一个灵感:成都的婚礼酒店不是难订嘛,哥们儿我就提前一年给它订了,订好了再去找女主角,男人就是要对自己狠一点,这一年不成功便成仁,顺利的话一年后我就成真正的主角了,啥也不耽误,这个办法我是越想越靠谱,走,翻黄历去!

第 1 页,共 5 页1234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