发生

彭儿的婚礼

彭儿的婚礼

  彭儿结婚了,婚礼上是满满的幸福。

  细细想想,我是有多久没有参加过婚礼了,也难怪,貌似身边的朋友大多都忙完了这事儿,还有更猛的兄弟忙着二婚……彭儿还是挺懂得起,他告诉我原本想让我给当伴郎的,但怕刺激到我,于是忍痛换了人,多好的哥们儿啊,悲剧的是,我仍旧没有能逃脱厄运,来参加婚礼的朋友像是商量好的,完全是同一节奏,先是向新人送上红包和祝福,然后齐刷刷的问我个人问题什么时候解决,瞬间我觉得彭儿这婚礼现场简直成了我的主场,阿里路亚~

  各种问候像雪花般向我袭来,也瞬间给了我这样一个灵感:成都的婚礼酒店不是难订嘛,哥们儿我就提前一年给它订了,订好了再去找女主角,男人就是要对自己狠一点,这一年不成功便成仁,顺利的话一年后我就成真正的主角了,啥也不耽误,这个办法我是越想越靠谱,走,翻黄历去!

加油,乡亲们

  我不会再埋怨灾难为什么这么眷顾四川这片乡土,我只想对乡亲们说,加油!

  周末,当清晨我被摇醒的时候,我知道灾难来了,因为我经历了太多地震,汶川地震,玉树地震,炉霍地震,我知道这样的震动意味着什么,那将是一场怎样的大灾难,芦山7.0,我祈祷着少些伤亡,按照预案,我们会立即进入灾区为相关救援工作提供技术援助,请示后,领导告诉我,我在援助名单里,随时待命,可这一待就等到了第三天,我们是第三批进入灾区的队伍,这次来到震中芦山,看到社会援助给了县城的人们很大的支持,人们的生活也在慢慢的恢复,只是房屋受损非常严重,大多人们住在帐篷里,只是很多帐篷搭建在严重受损的房屋附近,有太大的安全隐患,我们和相关单位取得联系希望能得到重视,避免余震中的二次伤害,此行我们工作的目的地是距离震中直线距离10公里的大川镇,可到大川的道路还未抢通,我们早上5点出发,冒着飞石,绕行了80公里,翻过两座山到达大川,因为是山区,大多农房依山而建,多为抗震较差的砖木结构,加之地震带来的山体滑坡和坍塌,大部分农房严重受损,可我没看到乡亲们脸上有半点的悲伤,淳朴的山里人更多的是豁达,还热情的拉着我们吃饭,说这么老远跑来帮助他们吃口饭是他们的心意,我们感动了,也婉言推辞了,打内心希望灾后重建能给山里的乡亲们带来些改变,让他们日子能好起来……

  回芦山的路上,看到了很多当地的孩子,他们在路边或举着字牌,或举手敬礼,用自己的方式表示着对帮助着他们的人们的感激,多么可爱的孩子,懂得感恩,他们也感动着我们,我想,有这样的孩子,灾区的明天会更美好的,我们一起加油,建一座美丽的新城!

阿哲

阿哲

  阿哲,曾经的学生,现在的同事和同居密友,目前我生活中出镜率最高的家伙。还记得在大学里,初见他时,感觉是江湖味特重的一学生,自然不属于热爱学习的乖娃娃,各种社交倒是少不了他,可每逢我上课时,他倒是总坐第一排,而且总与我有眼神交流,给我还算认真的印象,几年后交谈起来,他才老实交代,那时啥都没听,只是看见我看着他,他自然的猛点头,我顿时悲催。

  毕业后,我们也经常联系,因为他工作的性质,经常不在成都,所以一年也见不了几次,就是不多的几次见面也给我留下了太欢快的记忆。那是一次朋友聚会,阿哲也在,于是饭桌上我给朋友介绍我和阿哲是师生关系,哪料到朋友举杯就推向阿哲,还老师老师的恭敬的叫着,顿时我石化,阿哲也一脸无辜的看着我说,我有这么成熟吗,从此这也成为我们师生圈里的一经典笑话。阿哲就是这样一个人,开得起玩笑,打得到堆,有他的地方就有欢笑。

  毕业快四年了,阿哲一直在外面工作奔波,吃了不少苦,也很少有安定的时候,于是我建议他回成都工作,考虑再三阿哲听从了我的建议,我安排他在自己的单位上班,于是我们成了同事,以前不认真的学生现在倒是变得勤奋了,各种好学,也许他真知道现在需要的和缺少的了吧,小伙子成熟了。我现在倒是不担心他的工作了,而是他的个人问题,可千万不要学我这个老寡男人,衷心祝愿他,趁年轻、早脱单~

  BTW:他一直说他像方中信,我看来看去,想来想去,终于找到他们很像的地方——性别很像!

第 1 页,共 2 页12